首页
顶点看书
排行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6章 第76章(1)

    一向对自己阴阳术式蜜汁自信的夏目伶曦第一次散发出低迷的气息,尤其是这段时间经历的事更让她认识到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自己就和井底之蛙一样在自己的舒适圈沾沾自喜。

    太差劲了。

    忽然,夏目伶曦感觉到自己脑门被什么东西轻敲,对上一双包裹着无奈的褐色瞳眸。

    “所以,在下不是已经告诉你,不要什么事都自己承担吗?”

    “还有,不用因为这种小事自责,你已经做得很棒了,你不是已经给他们争取足够的时间了吗?”

    安倍昌浩随手一挥,众人面前便出现类似于投影一样的画面,其中闪过几个画面——拥有着异于常人恢复力的中原中也从昏迷中清醒,花子君用手中的书在结界边缘突破了一个小口。

    一切都在往好方向的发展。

    见黑发少女呆愣的模样,他抬起手,指尖没入少女发缝间,轻柔移动,“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接下来,交给在下吧!”

    ……

    层层乌云之下,一红一白的残影在天空中交错,没过多会,那一抹红色身影忽然被从上面打了下来,在船上砸出一个深坑。

    酒吞童子抹去嘴角的血渍,即使现在一身狼狈的他也没失去盛气凌人的气势,他抬头对着天空的女人,“喂!女人——有种就把属于我的东西还给我,拿着别人的东西打架算什么真本事!”

    啧,要不是被那群伪君子坑害,他怎么会落到这个地步。

    他把目光投向少女所在的方向,从微弱的契约中来看,那个死小鬼现在的身体情况很糟糕,能给他提供的灵力有限,不然他也不会那么快落到下风。

    “该死,真是没用的东西。”酒吞童子低声咒骂,抬眸对视那个女人的视线,眼眸淡漠,似乎不把任何东西放在眼里,仿佛在说‘堂堂鬼王的实力就这?’,这直接让他心里不爽的感觉更深了。

    忽的,他察觉到其他人的气息在这边靠近,猛地抬头,视野中有一个赭发青年从上空掠过,迎面就是对着安娜一个重重的重击。

    安娜好像没有想到会有第三人过来插入战斗,稍没留神的瞬间就被打得飞远,不过,因为脚下站的是由她生成的领域,领域察觉到主人的危险被动给安娜罩住一个类似保护罩的结界减缓了部分伤害。

    中原中也见自己的全力一击的攻击没奏效,咬牙啧了一声,随后,他身后传来一道稚嫩的声音。

    “喂,人类,那是本大爷的猎物。”

    中原中也偏过头,一脸疑惑:“小孩?”

    “喂,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本大爷才不是弱不禁风的人类,别把我和你们这种生物相对比。”酒吞童子被对方轻蔑的眼神看着满脸不高兴,说完,他停顿了一下,又展露出赞扬的表情,“不过,本大爷没想到那帮低等人类中居然还有你这么一类强者。”

    “人类,本大爷欣赏你,报上你的名字。”

    面对一个古怪的小孩说着自己听不懂的话,中原中也迟疑了一会,还是报上了自己的名字。“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本大爷记住了,那么,吾名乃酒吞童子,若是本大爷恢复了力量,一定要找你拼斗一场!”向来喜欢与强者战斗的酒吞童子遇到难得的对手第一时间就给对方下了战帖。

    丝毫没察觉到自己即将被卷入麻烦的中原中也还在感叹——

    日本居然还有酒吞这种奇怪的姓氏吗?

    也别怪中原中也无知,从来没有上过学的他自从加入港口maifa之后,在极其缺人的情况下整天忙上忙下,好不容易可以休息也是到自己喜欢的酒吧消遣放松,哪会想到花时间去看一眼日本怪谈。

    自然也不认识什么平安时期著名妖怪。

    他认真的想,这个小孩年纪这么小,在这种地方还能安然无恙地站在这里,一定有着强大的异能力。

    他余光落在酒红发色小孩悬空裸露的两个小脚丫。

    而且还是和他类似‘重力’的异能力,这种力量如果被组织容纳,一定可以壮大组织的力量。

    于是他说道:“好,如果有机会,我一定和你切磋。”

    见对方如此爽快,酒吞童子嘴角上扬的弧度更深了,“很好,本大爷你的这种性子。”

    我(本大爷)决定了,一定要把对方打赢,然后让他成为自己手下的小弟!

    一人一妖不约而同在心里达成一致的目的。

    一个完美的误会就此展开,本来一对一的战斗最终演变了二对一,只有安娜一人受伤的世界达成了。

    被忽略的安娜:“……”

    “为什么要妨碍我!都给我死。”

    虽然说酒吞童子这边有了中原中也的加入,战斗力增加了不少,介于两人都是苟延残喘的状态,反倒是安娜这边显然还有余力,甚至动用领域禁锢力量打算速战速决。

    被四面八方出现的白布纠缠不清的酒吞童子因为力量每况愈下,很轻松的被困入其中,中原中也亦是如此,两人很快也遭受到了夏目伶曦先前同样的折磨,不过,酒吞童子顾于面子没有表露痛苦的表情,而是死死地盯着安娜。

    不知道是不是对象是男性的缘故,安娜这一次折磨人比上一次更心狠手辣,加了一些酒吞童子口中所说的法子,双管齐下,她笑道:“说起来,这个折磨人的法子还是你教给妾身的,你这算不算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呢?”